喻sensen

一抹小夹心

【茶碟】Only for you(重生paro)

拖了很久才写完的稿。

私设情报科。




 废弃工厂半敞开的门被风吹的吱呀作响,硬生生给这个夜间增了许多恐怖气息,若是仔细听甚至能听到一丝电流的杂音,在厂内的角落里缩着的人却并不为这地方而被影响了手中的工作进度,打火机开关被摁下在空中迸出火花,随后黑暗中又多出两粒火星,烟味顿时从角落泛滥开来,却很快被那轰鸣的风吹去。




Sideways和Demolisher都知道这个任务是一个有去无回的结局,他们手中搜集的资料已尽数被Soundwave接收,唯一未完成的部分大概就是。




他们的火种还在燃烧。




烟燃到一半,未曾弹去的烟灰终是坚持不住掉落在了Sideways曲着的双腿上,仍有余热的灰刺的他有些发疼,他在黑暗中对上搭档的眼神,有些勉强的扯出一抹极为难看的笑容:“我想给他发消息。”可他现在根本不知道那个人…怎么联系到。




Demolisher并没有打算回复对方,仅是将口中的烟圈吐出,似是把面临死亡最后的恐惧吐了出来一般,随后将还未燃到底部的烟捻灭在地上。




-任务开始。




Soundwave杂着电流音的话语在耳内的通讯器内响起,这位一向公事公办的情报官平时并不会因为对方即将面临死亡而说一些什么同情的话语,唯独今天给了Sideways一个特权。




他把Barricade的通讯频道告诉了Sideways。




……




Autobots来的时刻被Soundwave掐的分毫不差,当扫描热感应的仪器发出声响的瞬间Demolisher就直接踏上本就藏匿在黑暗中的一辆越野车径直冲撞了出去。铁门被车头猛撞的声音在这个废弃厂内显得格外突兀,随后接连不断的子弹就往这辆车上打去,虽早已装了防弹措施,可终究也躲不开这些密集的子弹,单手握着方向盘的Demolisher眼瞧着挡风玻璃因子弹轰击而裂开碎痕,用力甩动车头就撞上几名敌人,这般动作虽冒险却也让他瞄见后视镜内一名正往厂内走去的Autobots。




“砰——”在一片渐渐远去的枪声中突然传来离自己极近的一声枪响,明白是搭档给予的信号的Sideways踩下了身下摩托的油门,发动机响起的声音吸引了一部分的Autobots的注意力,一开始就将油门压到了底端的Sideways无暇顾及自己身旁不断擦过的子弹,偶有几枚子弹擦过肌肤顿时就疼的Sideways皱起了眉头,不用想都知道那几处肌肤烫伤会是怎样的惨状。




因着是骑着摩托所以Sideways身上并没有像Demolisher那般存放着枪弹,唯一可以防身的只有一把随身携带的枪支。




Sideways瞧见前方一套危楼,拉下了头盔上的透明防护罩,透过防护头盔仅能看到他双眼中的决绝。




在撞上危楼的瞬间,Soundwave听见碰撞声的同时勉强听见人的一句轻喃。




“我想他。”




戴着头盔却也并没有减去多少对Sideways的冲击力,浑身都像是被碾过去一般疼痛,鼻腔更是因为这过度的撞击而流出鲜血,滴到嘴角的时候泛着铁锈味。




腰间被Sideswipe的利刃刺穿的时候的疼痛或许是Sideways这辈子最重的一次伤,随后紧追上来的敌人毫不犹豫地夺去了Sideways的生命。




通讯频道被接通的时候,Barricade仅听见一句。




“Dawn,I'm good.”




不是Sideways。




……




上海那边全军覆没的事很快就传到Fallen耳边。




Megatron将大致过程讲述给这位位高权重的人,发丝已有一些发白的男人此时眼中却并没有多少为自己两位亲信死亡的悲伤,甚至当了这么多年Decepticon的领袖的Megatron能从对方眼中看出一丝嘲讽。




但他没有资格评价对方的无情,他们是同一类人。




“他们任务完成的很好。”




Barricade翻阅着Soundwave编辑出的任务报告,本易怒的性格此时却冷静到让一向冷情的Soundwave生出丝恐惧,没来由地就在人看报告的时候加上了那句话语,却见对方突然笑了起来。




“他军校毕业之后我几乎没见过他。”




“唯一一次在任务中接到他因私心给我的联络。”




“听到的却是敌人吹嘘自己的话语。”




“Soundwave,你说他这任务完成再好。”




“干我屁事。”




被点名的人此时说不出一句反驳的话,哪怕其实他的地位远比面前笑的停不下来的人高。




没爱上的人终是不知道,这种羁绊。




……




最终Decepticon还是败了。




Soundwave看着主动揽下找Fallen尸体的任务的Barricade,总觉得对方会做些什么事,但却也没有选择阻止。




没过多久就发过来的通讯视频证明了这位侦察兵的实力的同时却让人莫名感受到悲伤。




困兽最后的挣扎。




被困的野兽利齿还有那可破开硬物的爪子皆滴着鲜血,一身漂亮的皮毛早已破烂不堪,却硬生生撕扯下猎人一大块肉,野性在触碰到血腥味的时候便再难收住。




仅存的几人瞧着视频中Fallen的尸体被火一点点吞噬,而拍摄这视频的Barricade却静静握着摄像机没有作出任何举动。




直到视频快到了尾端的时候才听到那熟悉的烟嗓。




“你们说,他会不会恨我。”




让他唯一的亲人从一代枭雄,成为化在风中的一撮灰。




后来Barricade就失踪了。




直到Galvatron在潜伏期的时候,Autobots里的那位Sideswipe突然暴毙的讯息传来,他们才算是有了些苗头。




但这苗头却险些暴露了Galvatron的计划。




-Megatron,若有来生我仍会追随你。




震怒的Galvatron听到Barricade对自己的称呼愣了一把,在成为Galvatron之后他已经很久没听见这个名字了。




-可我追随的不是Galvatron。




又一枚火种灭去。




……




Barricade花了三分钟的时间理清了思绪。




半敞开的车窗使得视线足以看见后视镜内自己的模样,其中一只眼眸的瞳色不再是那血一般的红,替代的则是那蓝天般的色泽,莫名就将人身上还未散去的戾气消去了大半。




他很清楚,自己死了,生理和心理双重死亡。




“Barri?”车内连接着手机的蓝牙在些微电流音后传出一声Barricade再熟悉不过的音色,坐在驾驶座上的人将视线从车后视镜内转到手机屏幕上,备注着“花裤衩”的名字顿时映入了眼帘。




“Blackout…”终于消化了此时情况的人总算勾起了嘴角,抬手将本抹了发胶的发丝尽数揉乱,散乱的发丝搭上这笑容总算是少了那淡漠的气质,取而代之的便是人平时将猎物一举一动皆掌握在掌心的运筹帷幄,“没死啊。”




“…感情我刚才和你说那么长一串任务汇报,你就得出一个我没死的结论?”




“这个结论足够了。”Barricade趁着人还没来得及将口中脏话吐出便压了挂断键,随后侧过身子抽出放在副驾驶座前储物箱的文件,确认与脑内记忆无误后这才连接了一个新号码,“坐标确认了吗?”




“已接近目标。”Grindor安抚了身旁被对方挂断电话的Blackout,随后将手中警棍把玩一番后朝着搭档打了个手势便冲了出去。




跟脑内计划无误的行动让这次的捕捉任务很快便画下了句点,除了某位被上司挂断电话后仍沉浸在怒气中的Blackout。




当然,没有什么怒气是一瓶酒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两瓶。




Barricade看着因两瓶酒就忘记仇恨的好友,开始怀疑要是哪天Megatron严查受贿会不会他第一个就被抓去开刀。




将身上束缚着自己作出过大动作的外套脱去丢在靠背椅上,随后丢下一句“开会”就走进了会议室,身后传来的哀嚎让他感受到多年未能触碰到的温暖,曾将这一批人皆数失去的他现在似乎处在一个易碎的梦境里,除了更多的去感受这些人此时的活力他没有其他办法去相信这不是一个随时都会消失的幻境。




腕间的那只表表盘被人掀开,内里装着一张青涩的军装照,军帽遮去了部分被束起的银发,仅留下一小揪尾巴露在外面,显然是偷拍下来的照片却准确的将人笑起来时最为灿烂的模样留了下来。




Barricade手指抚过有些泛黄的照片,当他看见腕间的手表时就知道这个世界也有Sideways的存在,和过去一样仍是在军校便吸引了自己目光的小少爷,照片内意气风发的人儿早已占据了他心底最为柔软的部分,可终究内里不是他。推门的声音在屋内突兀响起扯回了Barricade的思绪,被打断的思念让人几乎是在瞬间就散发出了身上那足以震慑到一群人的威压,作为出头鸟的Blackout觉得今天的两瓶酒不保了。




……




很疼。




Sideways醒来的时候感觉腰腹被利刃割开的地方泛着疼痛,许是意识还未清醒,连带着脑内此时都充斥着死亡时摩托炸开的轰鸣声,待到那吵的让人恨不得对着自己的脑袋来上一枪的声音像是被猛然压住了静音键的时候他才算是有机会将注意力转移到现在所处的环境上来。




“尸体怎么解决?”


“丢那吧,已经做了一单亏本买卖了,难道还给那屁用没有的少爷收尸么?”




门口隐约响起几人的交流声,Sideways清理了一番脑内多出的几段与自己原本所处世界完全不相符的记忆,忍不住微勾起嘴角,却扯到了之前被门那头不知哪位歹徒为让原身安静而揍出来的伤口疼的险些惨叫出声。




显然,这个世界的Sideways就是个标准的二世祖,不但不曾接受过任何的体术指导,连平时校内的体育课都无法让他运动起来,可以说没有变成一个胖子倒算是这个身子的得天独厚,但这也就间接使得人皮肤敏感的不行,一点疼痛放在这具身体上都像是自动增了几倍一般,疼的让人呲牙咧嘴,也不怪Sideways差点没忍住扯动嘴角时的疼痛。




只不过…Sideways微垂下眼帘,从记忆中可知这些人试图借着绑架他坑Fallen一把,却没法打通Fallen身边任何一人的电话,无奈之下将原主狠揍了一顿然后撕了票。




原来那位手无缚鸡之力的少爷既然内里换了一人自然就不会任由他人踩在自己身上,尤其是一些战斗力对于Sideways来说完全就是渣渣的存在。Sideways抬起本垂在身前的双手,上方一个手铐将双腕磨的已经渗出血来,他叹了口气抬着两只手抚上后脑,不出所料后方一根细小的发卡就别在那处。




处理完束缚着自己的东西,Sideways活动了一番泛酸的四肢,在房内助跑在快要接近那反锁着的门的时候起跳狠踹上把手,Sideways扯下后脑已经开始松垮的皮筋,手指穿进被些许泥土粘住的发丝拨弄一番再次绑了起来,虽仍是那般狼狈模样,可嘴角处的血迹却不再像原本那样显示着人的落魄,反而像是刻意抹上去的装饰一般,显得人好似从什么地方走出来的恶魔一般。




从战场走出来的人又有几个离得开“恶魔”一词。若不是最后那次任务逼得Sideways丢了性命,以他身为间谍的圆滑没准在战场上待的时间还能超过之前的搭档。




Sideways踩着身下已被打的见不出原来模样的人的胸膛,脚上马丁靴微微突出的后跟借着人故意使劲的位置险些将对方憋的一口气喘不上来,随后捏着从人身上翻出的电话直接拨给了警局。




……




“……”Barricade捏着话筒的手有些微不可见的颤抖,听着对方不断叙述着所处位置的细节,那种有条理且全都是抓着重点的描述怎么可能是一位从小被这个世界的Fallen宠大的二世祖能做得到的,他看着腕间的手表,似是能透过表盘看到那张让他心心念念的家伙,直到对方开始不耐烦地询问自己有没有听见的时候他才笑了起来,像是多年前在Fallen家调戏人一般压低了声音,“小少爷,想你了。”




“我…他炉渣的…”




虽然在原主记忆里也找到了Barricade的存在,可这个世界的那人相较于当初的Barricade来说更傲上那么几分,更别说叫他为小少爷了。Sideways强行将心里的疑惑压下,没有见到本人前他不会轻易相信一向运气差的不行的自己还能在另外一个世界遇到对方。




当上情报科科长的Barricade已经很少因为这种简单的案件出警,当Blackout看见人坐在副驾驶座叼着未点燃的烟,一双异色瞳似是因为在回忆什么一般没有焦距,直到他拉开车门的声音才扯回了人的注意力,钥匙插入孔内旋转开来发动机响起,Blackout耳边传来一句淡淡的话语:“这次的案件…报告我来打。”




“……”Blackout虽然很想知道理由,但看着已经将烟点燃在车内肆意吐着烟圈的家伙,知道这可能就触及到对方的底线问题了。




但是就算是Blackout想破脑子了也没想到,一向对于情感十分看淡的Barricade也有情不自禁的一天。




虽然Sideways一身都沾着灰和已经泛黑的血迹,但却丝毫挡不住人颜值的优越,Blackout在车上远远望去的时候没来由地觉得有种另一位Barricade的既视感。




更不用说Barricade下车后和人拥吻的模样,两人的近距离接触更为体现了气质之间的相像。




带着烟味的吻轻柔地印在Sideways的唇瓣上,嘴角上的伤口被那温热的舌头轻舔泛着微微的疼痛,却丝毫妨碍不了Sideways此时胸腔处难以抑制的感情,他甚至主动勾住对方加深了这个吻,而随后却被一声尖锐警笛吓到险些将Barricade的舌头一把咬下。




总算是被人放开了后脑的Sideways眼睛里都泛起了点雾气,没等他有感而发一些什么往常不会去说的酸掉牙的暧昧情话,那人唇瓣开合,与记忆里音色重合的声音在耳边猛地响起:“脏。”




嫌脏那你他妈不要亲!当然这话Sideways向来是不敢说出口的,但或许在异世界遇到爱慕之人给他的增了几分胆子,他扣住Barricade的腰肢就将自己的脸靠上那人的警服,卡其色的外套很快就被染上了人脸上的脏东西,起身把一堆犯人提溜上警车的Blackout在经过脸色已经发黑的科长身边的时候还不忘朝着Sideways竖起了大拇指。




“Blackout,今晚你加班把这些犯人的口供记录下来,明天我来单位的时候希望是连背后黑手的资料也搞到手的。”




他就不该认为Barricade这家伙会被美色迷昏头。Blackout认命地将几名犯人踹进了车后座,给口袋不断给他发讯息的Grindor回了一句“科长还是那个变态死洁癖”。




……




这次的案件被Barricade利用职务之便硬是给几名犯人和背后的主谋又安上几个莫须有的罪,本只是被判几年的结果便直接被人搞成了无期。




这让人不得不佩服了一把Barricade越级搞事的能力,更不用说他还把Fallen家那位小少爷拐进了情报科。




除去Sideways在Barricade面前秒怂的性格,他的业务能力让其他的科员倒是很快便接受了这位空降的非正统编制进来的同事。




当然,得加个前提。




如果这两人不借着科长的官职以及Fallen家小少爷的身份肆无忌惮的在办公室秀恩爱的话。




……




“Barricade,我还欠你一句话。”


Sideways推开人办公桌上的文件,双手撑在后方将整个身子压到了桌面上,因没有之前那般在战场上摸爬滚打的经历的身体连肤色都比原本的他白上几个度,也就让他此时半垂着眼帘的双眸比往常看向Barricade时又添上几丝魅惑,已将脚上那双马丁靴脱去仅着着一双白袜的脚尖点着Barricade的胸膛。


“之前在战场上,我想和你连接通讯频道…”




没等人把话说完,Barricade便将人从办公桌上抱了下来,头部埋进那人此时仍布着几道未散去的吻痕的脖颈,手指一点点地触碰到Sideways垂在身旁的右手,触碰到那枚已经被人体温传感的发热的金属环后指腹像是被磁铁吸住一般再难从上方拿下来。




“你欠我的,岂止一句话。”


“你还欠我一辈子。”




“这就还。”








新年快乐!!!!

嵬某人:

#我流拟人注意#
极限赶稿!
赶上了!!
画了上海组(Sideways&Demolishor)的两位!!!

总之大家元旦快乐新年快乐!!!!

哈哈哈哈哈哈

嵬某人:

双重路障双重保障!!!

立即预定免减百分五十

占tag致歉!

我好想扩tf厨啊!大家康康我!

留名的人抽一个给免费写篇小同人呀!!!!

嵬某人:

#我流拟人注意#

X星复仇者势力登场!!!

实际上是靓仔出街。

嵬某人:

#真人世#我流拟人注意#私设注意#角色死亡#多字注意#

“我永远也等不回团圆的那一天。”
“这杯酒,就不喝了吧。”
------提句 @傅澈是个🍊

非常喜欢虎子们,并且我本身也是略念旧情的人。
私设情报科一共七个人。
实际真人世里面直到变五最后活下来的只有路障一个。

p1是基于情报科的美好臆想
p2是基于真人世里角色死亡的致死处
(变一眩晕,迷乱,变二边路,破坏者,萨克巨人,冲浪板)

战火无情,已来不及缅怀。
All Hail The Deceptiocon!!!

嵬某人:

#真人世#我流拟人+人外要素注意#

是很早之前就想画的博派四色小车组合(?)
翅膀部分是参考原机体背后的门翼造型改的√

【双波】真心

人生第一次对这对出手了。

性格真的是最难把握的一对了。

大概还是ooc了吧,可能看的会很懵吧orz





Soundwave这辈子听过Shockwave说过最多的两句话,一句是与“逻辑”二字离不开的。另一句则是在第二天清晨在人怀里醒来时,对方在自己额头上留下一枚轻吻后压着嗓音好似轻描淡写地说。




“真心是需要用真心来换的。”


“要换多少?”




习惯早起冲凉的Soundwave一只手在头顶肆意揉乱少了发胶固定而显得松软的发丝,随后眯着一双平时藏在护目镜下方的红眸,捏着对方的下巴凑上去回了一个吻给人,起身往肩上披条洗净的浴巾勉强遮去肌肤上密布着的红痕,丝毫不在乎这副模样能给床上躺着的人带来多大的视觉冲击,赤脚踩进了浴室,在浴室门关上前一刻留下了他的回答。




Shockwave撑起身子靠在床头,luo露在空气中的上半身同样有着不输于浴室内那人身上数量的吻/痕,盯着浴室磨砂门透出的模糊身影伸手从前一晚丢在床头柜上的长裤内拿出包烟,未曾点燃的烟散着淡淡烟草味,相比点燃后那一层层白雾来说他更喜欢这个味道,滤嘴被唾液染湿后触碰着唇瓣开始泛凉,他叼着烟支好似叹了口气。




他从和Soundwave滚上同一张床那天就大概猜到了以这位情报官的性格,想要换取一点真心或许比让人背叛Megatron还困难。




每次他说出那句话,换来的都是一样的答案。




多次实验,得出的数据却没有丝毫的误差。




科学家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尴尬的状况,再精密的实验也总会有那么些微的误差,可偏偏面对那人时这些本应是已确定的某种逻辑的问题却好似脱轨了一般。




Soundwave,你跑偏了。




待在浴室内任由凉水冷却自己身上每一寸被床和那人捂得热乎的肌肤,偏生发热的耳根却如何都褪不去温度,仅是脑内浮出Shockwave的面庞便足以让先前流进下水道的水流失去效果,终是放弃对耳根温度进行控制的人关上喷头站在洗手池前,恰巧被洗手台遮去最关键部位的Soundwave隔着镜面上一层水雾看自己的倒影,有几滴水流进双眼模糊了视线。




用浴巾吸去附着在肌肤上的水滴,草草用电吹风将发尾吹至不再滴水,准备套上衣服时才发现自己除了带了条浴巾以及穿进浴室的那条内裤,什么都没有拿,做事向来不曾丢三落四的情报官没来由地烦躁了起来。




Soundwave再清楚不过了,哪有什么“要换多少”,分明是早就已经将全部的真心付诸在房内那家伙身上了。




否则就凭Soundwave在霸天虎的地位要什么样的情人没有,更不用说他还有那张被一些爱好八卦的戏称为“霸天虎三美之一”的好面孔,偏生他就看上了一个最古板不懂风情的家伙。




虽然他和Shockwave实际上也差不了多少。




……




到最后Soundwave也没有做好让人帮他拿衣服的心理准备,想着反正也早被人看光了就随意在腰间裹层浴巾,铺满了羊毛毯的地面逐渐被人脚底未擦去的液体染湿,留下几枚不显眼的脚印,去厨房简单热了杯牛奶的Shockwave一进门就看见这般香艳的场景。




因着人翻找衣柜服饰的动作而踮起的双脚有着漂亮的线条,逐渐移上去的视线看见人腰间松垮的浴巾半遮掩着的臀线,险些崩断Shockwave脑内那根弦的还是布满其杰作的上身,其中侧腰不知何时纹上了一枚纹身,也不知道对方到底为难了纹身师多久才能让“Shockwave”这么长串的英文就仅仅在那一小块地方驻留。




“这套…”对方一如往常的音调扯回了Shockwave的思绪,只见人拿着一套偏英伦风的针织衫认真的比划着,“太嫩了。”




随后又扯出了一条配套的裤子,将视线停在Shockwave身上,虽然语调没有变化但还是能感受到对方尝试着开玩笑的努力,平时很少张嘴的Soundwave不等拿着牛奶的家伙对这套衣服有什么评论,就又吐出几个字。




“直男审美。”




买下这套衣服而且迷之自信送给了Soundwave的直男审美先生第一次有点明白Starscream老是和情报官作对的理由了。




虽然这套服饰与情报官平时穿搭风格完全背道而驰,但挡不住人突出的颜值强行压下了那抹违和感,套上如此少年感衣服的人接过Shockwave手中温热的牛奶,将杯内液体饮尽后在唇边留下一圈白色奶渍,Soundwave没有拿手帕拭去奶渍,似是因为穿上减龄服饰带来人难得的行为,反而伸出了粉嫩舌尖,还未继续做出什么举动就被人温软的唇瓣盖住。




奶香在两人口中泛开,Shockwave从人衣服下摆伸进只手,在人腰侧纹着纹身的大致位置上抚摸着,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真心是需要用真心来换的。”


-换多少?




Shockwave松开人,脑内已经想象出对方的回答,还未拉开距离的头部使得他口中的热气皆喷在了Soundwave脸上,对方很少做除了微表情的脸上表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全部。”




突来的直球猛然撞上科学家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这次的实验符合逻辑。




【茶碟】难以入口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试试吧。




Sideways最近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脱去西装外套搭在右小臂上,仅穿着西装内的小马甲,曲线足够好的身材并不会被那小内衬给绷到,一头精心打理过后的银发梳至后脑将线条漂亮的侧脸勾勒出来,手里晃着高脚杯内的香槟站在酒宴里,本应是极为如鱼得水般的场合却因为手中那杯香槟过差的质量而将情绪降到了底端。




偏生那些人为了攀上Fallen这条线不断凑过来敬酒的动作使得Sideways只能不断将杯中那味道极差的酒抿了一口又一口,逐渐垂下的眼帘勉强遮去了人眼底的不耐,却在下一秒看见了站在Megatron身旁那位给他留下了推荐信后便再也不见身影的男人。




比起之前那一副吊儿郎当看起来完全就是哪条小巷内躲着的混混模样,此时一身正装身子挺立嘴角还勾着一抹笑容的人抬手将方形杯内的小麦色酒液尽数吞进了腹中,一副禁欲系的模样简直让Sideways恨的牙痒痒。




小少爷的脾气向来是被Fallen宠出来的,面对曾拔屌无情的男人自然是不会忍着那一口气,气势汹汹就踏着步站在了Barricade正前方不远处,还未来得及从脑内词汇库提取一些词语来将男人叫过来,就见对方凑近Magetron说了什么然后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多谢。”Barricade站到人面前,将自己手中的空酒杯与Sideways手中的香槟换了一下,随后也不顾已被人喝去了一小半的酒液,像是喝啤酒般一口便将高脚杯内的液体饮尽,“小少爷眼力跟不上舌头啊。”




带了点调侃意味的话语很明显的吐槽了Sideways对酒的挑剔却没有相应的眼力来挑中好酒,瞬间就踩到了Sideways的怒点,但还没对着人发脾气就已经被对方吻住了嘴。




“这样喝就没那么难以入口了。”




对方说这话的时候嘴里泛着淡淡的酒味,莫名就染红了Sideways的面庞。




……




“是傻么?”Barricade抽去Sideways手中捏着的酒杯,将那味道实在难以入口的酒液一饮而尽,随后放在Sideways手中的是一杯泛着紫红色的酒液,香气较Sideways之前手中那杯酒更为浓郁,且色泽看上去便足够吸引人。




Sideways看着对方手臂上架着的西装外套,身上仅穿着小马甲的自己手中却并没有西装的外套,显然对方手中那件便是自己的,自己仍是像曾经那样无法仅用眼睛便分清酒的好坏,也仍像当初那样由对方喝下那质量过差的酒液。




有些分不清过去与现在的Sideways抿了口手中那杯酒液,足够香醇的味道一入口便足以制服他那挑剔的舌头,随后一个吻就直接压了上来,浓郁酒香在两人唇间泛开,但却激着Sideways清醒了过来。




无论是当年的自己还是现在。




不管身份是小少爷还是间谍,他对酒的分辨能力还是只有靠舌头,而会为他差眼神买单的仍是Barricade。




“下次不用特地带自己的酒了。”Sideways扯住对方开了枚扣子的衣领,吻上对方的唇瓣,“这样喝就没那么难以入口了。”




封面图源 @嵬某人 


词条里说sideways是堕落的嫡系手下,所以私设成堕落家小少爷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