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澈是个🍊

一抹小夹心

嵬某人:

#我流拟人注意#

X星复仇者势力登场!!!

实际上是靓仔出街。

call爆啊

嵬某人:

#多字介绍#
p1情报科拟兽化。
借了亚豹科和亚猫科因为舌骨构造不同而发声不同的梗。
(左→右)
破坏者狮子,冲浪板眩晕黑豹,路障老虎,边路雪豹,迷乱幼狮,萨克幼豹。
据说雪豹咬自己尾巴有安慰情绪的作用。
p2,3重绘
是三月份画的犬系上海组和十月份画的猫系上海组

毛茸茸好文明啊!

【茶碟】难以入口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试试吧。




Sideways最近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脱去西装外套搭在右小臂上,仅穿着西装内的小马甲,曲线足够好的身材并不会被那小内衬给绷到,一头精心打理过后的银发梳至后脑将线条漂亮的侧脸勾勒出来,手里晃着高脚杯内的香槟站在酒宴里,本应是极为如鱼得水般的场合却因为手中那杯香槟过差的质量而将情绪降到了底端。




偏生那些人为了攀上Fallen这条线不断凑过来敬酒的动作使得Sideways只能不断将杯中那味道极差的酒抿了一口又一口,逐渐垂下的眼帘勉强遮去了人眼底的不耐,却在下一秒看见了站在Megatron身旁那位给他留下了推荐信后便再也不见身影的男人。




比起之前那一副吊儿郎当看起来完全就是哪条小巷内躲着的混混模样,此时一身正装身子挺立嘴角还勾着一抹笑容的人抬手将方形杯内的小麦色酒液尽数吞进了腹中,一副禁欲系的模样简直让Sideways恨的牙痒痒。




小少爷的脾气向来是被Fallen宠出来的,面对曾拔屌无情的男人自然是不会忍着那一口气,气势汹汹就踏着步站在了Barricade正前方不远处,还未来得及从脑内词汇库提取一些词语来将男人叫过来,就见对方凑近Magetron说了什么然后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多谢。”Barricade站到人面前,将自己手中的空酒杯与Sideways手中的香槟换了一下,随后也不顾已被人喝去了一小半的酒液,像是喝啤酒般一口便将高脚杯内的液体饮尽,“小少爷眼力跟不上舌头啊。”




带了点调侃意味的话语很明显的吐槽了Sideways对酒的挑剔却没有相应的眼力来挑中好酒,瞬间就踩到了Sideways的怒点,但还没对着人发脾气就已经被对方吻住了嘴。




“这样喝就没那么难以入口了。”




对方说这话的时候嘴里泛着淡淡的酒味,莫名就染红了Sideways的面庞。




……




“是傻么?”Barricade抽去Sideways手中捏着的酒杯,将那味道实在难以入口的酒液一饮而尽,随后放在Sideways手中的是一杯泛着紫红色的酒液,香气较Sideways之前手中那杯酒更为浓郁,且色泽看上去便足够吸引人。




Sideways看着对方手臂上架着的西装外套,身上仅穿着小马甲的自己手中却并没有西装的外套,显然对方手中那件便是自己的,自己仍是像曾经那样无法仅用眼睛便分清酒的好坏,也仍像当初那样由对方喝下那质量过差的酒液。




有些分不清过去与现在的Sideways抿了口手中那杯酒液,足够香醇的味道一入口便足以制服他那挑剔的舌头,随后一个吻就直接压了上来,浓郁酒香在两人唇间泛开,但却激着Sideways清醒了过来。




无论是当年的自己还是现在。




不管身份是小少爷还是间谍,他对酒的分辨能力还是只有靠舌头,而会为他差眼神买单的仍是Barricade。




“下次不用特地带自己的酒了。”Sideways扯住对方开了枚扣子的衣领,吻上对方的唇瓣,“这样喝就没那么难以入口了。”




封面图源 @嵬某人 


词条里说sideways是堕落的嫡系手下,所以私设成堕落家小少爷x

biubiubiu!

嵬某人:

茶碟夫夫某日早起日常的后续
p2脑洞出处。
大概就是出门前的路叔叔突然间想皮一下于是恶意卖个萌?
边路:接受不能.jpg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嵬某人:

#真人世##我流拟人注意##私设注意#
震惊。塞星级间谍宿醉街头。为以防影响市容,由情报科科长亲自带领回家。详细情节如上图。
左侧黑哥一般路过。

p2原图。
真的是边画边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哎呦

【茶碟】骗局(算是个七夕贺文)

拉郎注意!!!
TF拟人

当原创看其实也可以(ni

里面有车!
Barricade x Sideways
ooc慎入,花吐症设定

情报科设定

Barricade皱着眉打开保温杯,扑面而来的一阵热气伴着股梨味涌入鼻腔,对于水果一向不大喜爱的人来说这个味道未免有些太过浓郁了,Barricade想到家中厨房垃圾桶内那五六个梨核就忍不住升出把这奇奇怪怪的饮品倒进水池里的念头,但那在上海出了个任务的家伙非要说这是中国治咳嗽的药方,基本每天早上上班前都会去超市一趟买几斤梨回来扔锅里炖,比抢着去购买早晨新鲜蔬果的家庭主妇还要积极,等作为科长的Barricade起床的时候直接将炖锅内的热汤装入保温杯即可。

Blackout走到Barricade的办公室内时便看见自己的科长虽仍是那副凶巴巴的模样但有些苦大仇深地饮下杯内的水,之后利用转椅下的滚轮滑到饮水机旁边又接了点凉水后才把整个杯子内的水喝干净。

“Sideways的味觉感官是被糖给淹了吗?”

Blackout抽了抽眼睛,这才拿着手中的文件夹递到Barricade面前:“科长,已经全部打印出来了。”

“他人呢?”

Blackout一瞬间没反应过来对方讲的是谁,直到对方将注意力从文件里移到自己身上,一双猩红色眼眸透着一丝危险的气息,多年和Barricade共事下来的经验让Blackout明白面前这人已经隐隐有些要发怒的趋势,这才想起来对方说的到底是谁。

“暂时没有Sideways的消息。”

Barricade微微点了点头算是回答了对方的汇报,抬手接过对方手中文件夹,随手翻阅几页便用签字笔在其中一些对话上画上了记号:”这几句话去试探一下前两天抓进来的那几个家伙。“ Blackout眉头一挑,显然对这项工作怀有极大的兴趣,一如既往的忘了上下级的礼仪问题抽走了Barricade手中的文件夹便离开了办公室。

撕开指腹贴着的创可贴,一道血痕暴露在空气中隐隐泛着疼痛,谁也不曾想过这个处事利落的情报科科长在厨艺上近乎白痴,除了和这人住在一间房内的Sideways,在拖欠着房租还不起的情况下,Sideways不得不扛起了厨房内的一切事务,甚至在出这次任务前还不忘准备好新鲜的梨和冰糖块放置在一块以便Barricade这个做饭苦手也能煮出正常的梨汤,虽然Sideways准备的冰糖数量实在过于甜腻……

Barricade扯回注意力于面前正在编辑的行动安排的文档上,一份详细到能让Barricade动用自己私下的情报渠道的救人计划。

……

空旷的集装箱内仅能听见粗喘声,Sideways一头银发被汗水和血水浸湿,唯一能做的便是半眯着一只眼睛预防额上滴落的鲜血流进眼睛里,被犯人陷害丢进这里已经约有一天半,未曾补充过水的喉咙已经烧的发干,被粗麻绳绑着的双手因之前的挣扎已经磨的发疼,指间捏着的刀片已将掌心划出几道血痕,偶有几滴顺着指尖滑落在地面,Sideways强忍着痛感继续割着捆绑着自己的绳索,耳垂夹着的银环突然响起了几声杂音,随后熟悉的嗓音就在耳边响起。

“Side,活着?”
“废话。”
“那你自己逃出去吧。”
“别别别,科长我可想你了。”
“十分钟后,救援会到达。”

Sideways听到人话语里是和平时一样公事公办的语气,不免心底仍有些失落,他向这人表白后的第二天就被派去做任务……

思绪还未来得及转换出来就听见集装箱外便有密集的枪声响起,随后集装箱的门口便有被射击的声音,刺得耳内发疼,再之后便是腿部猛踹上金属的声音,始作俑者逆着灯光让Sideways看不清楚对方的面孔,但就凭他对人的熟悉度来说,这无疑就是刚刚才在他思绪里溜达了一圈的Barricade。

或许是长时间处于黑暗状态受不了这过亮的灯光,又或许是他实在太过于想念对方,泪水甚至来不及控制便已顺着脸颊滑落,未来得及和对方说些什么话,就见对方从腰间抽出把匕首丢到空中耍了一番又掉回掌心,利刃反射灯光似在炫耀自己的锋利。

Barricade凑近了Sideways朝着人耳内吐着热气,那有些沙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令Sideways不可抑制的打了个寒颤:”下次再敢放那么甜,我就让你死在你的间谍任务里。“随着人说话间,匕首利刃贴上Sideways手腕割去了束缚着其的绳索,之后人就直起腰将匕首丢在Sideways怀里,”放你那给我好好保存。“

“科长,我们抓到总共十二人。”

一阵电流杂音后外方警员的汇报在寂静中响起,和计划内的步骤相差无几的行动却让Barricade勾起了唇角,电光火石间Sideways就看见Barricade举起枪支对着集装箱未被灯光照射到的角落,这副模样是Sideways在其办公期间看见最多的表情,一步一步击溃敌人心理,欺骗敌人并误导让对方以为其实占上风的是自己时却又狠狠将这错觉抹去,在失去了希望又丢了性命所带来的绝望无疑是最具打击的,而这点恰恰是Barricade玩的最熟练的一招。

“砰——”

枪响过后那位原本以为可以逃过一劫的犯人彻底在集装箱内失去了性命。

“任务完成,所有出动人员于集装箱集合。”Barricade将最后一道命令告知众人后,将视线移向因未发现集装箱内犯人而懊恼的Sideways,想对对方说的话还未说出便被一阵剧烈咳嗽代替。

“你又吃了我藏冰箱里的炸鸡腿了是不是!”

一如既往没有收到对方的回复的人也不恼,只是在一旁把匕首上残留的绳子碎屑抹去,然后跟上Barricade的脚步踏出了集装箱,外围战场此时的情形与Sideways印象中人的处事方式几乎无异,一堆同事将那几位被各种方式射击到腿部的犯人围成一圈,甚至面对犯人的惨叫还有蠢蠢欲动想在人伤口上再来一刀的。

“今天我要科长请吃饭!”
“要加班费!”
“我其实有点想喝酒了。”
“你忘了局长前几天才颁布的禁酒令嘛!”
“这不是有Barricade嘛。”
“实在不行就说Side受伤了,我们用酒帮他麻痹神经。”
“……”现在回去装被撕票还来得及吗?

Barricade没参与几位科员的玩笑直接坐回了来时的警车内,打开地图灯张开之前咳嗽时护在嘴前的手掌,一朵深红色蔷薇躺在人手心里,在瞬间便明白自己得了什么病的同时顺便在脑内风暴了一番,算是知道是在哪里染上的。

前两次去法医组调取验尸报告时正巧碰上了吐着淡紫色桔梗花的Knockout,违反警局规定肆意染上大红色的法医难得顾不上一进法医组就肆意翻动着验尸报告的情报官,一向对外貌和举止要求极高的人苍白着一张脸不断从嘴里吐出花朵,甚至还有几滴鲜血在花瓣上留下痕迹。

“你原来还没追到?”本着警局不能再少任何一个职员的想法,Barricade对这位没怎么接触过的同事表达了他的关心,虽然他实在对这般骚包的家伙没什么好感。

“…除了接吻上床,所有情侣该做的事我们都做过了。果然还是法医没有恋爱运吗?”出乎意外地对方也难得回复了Barricade有些奇怪的关心,“你说强吻我会不会被他直接丢到解刨台上杀了。”

结果两个人还没开始深入交流如何追到一个就差把生命献给伟大的法医事业的小助手,就看见捧着一个加倍芝士汉堡的Breakdown愣在门口。

“呃,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Breakdown还没来得及退出去,就被冲过去的Knockout扯住衣领狠狠吻上去。

“小护士,你是我的了。”

见证了一段恋情的开始的Barricade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有点想打人。

待思绪理顺后几个扯皮的手下也接连押着犯人回到了车内,Barricade匆忙间将蔷薇花塞进的裤兜内,指尖敲击着方向盘将视线落在Demolishor搂着Sideways肩膀的手上,此时Demolishor正对着人诉说Barricade这回的行动计划写的有多详细,甚至对犯人最可能做出的行动预测都打印好几份要求全科室的人背下,这才换来了今天一边倒的局面。

其实在情报科最初分配人员的时候是没几个人愿意服气这个一直以来近身搏斗并不算最拔尖的人当科长,但随着几次任务下来对方对情报收集的熟练度和难以置信的准确率大大提升了情报科结束案件的速度,本只是按着军令如山的思想来行事的两位退伍军人在那之后彻底在私下和人成了好兄弟,而有了这两个实力强大的科员站在Barricade身边,渐渐地整个科室对上头的安排也算服了气。

“晚上把这几个犯人押局子后我给你们放天假,若是有想撸串喝酒的把账单记我户头上就好。”
“这真的是barricade?!”
“那记Blackout头上吧。”
“不不不!”
“开个玩笑,明天好好休息。”

待一群人从警局一哄而出后,Barricade才走到临时关犯人的监狱门口,指间夹着一支点燃的香烟,烟头那抹小火星忽明忽暗在人吸气时往上钻了一小块地方,许是吸烟的行为刺激了喉部,Barricade再次剧烈咳嗽起来,这次吐花的数量掉在地上足以围在人的皮鞋周围,配上人足够精致面庞和那双猩红的眼睛倒有些像都市言情小说中槽点满满但却常常出现的台词“妖孽”。

“谁给你们的勇气,用着我给你们的情报伤我的人?“

作为一个常年与情报打交道的人,Barricade对情报真假的辨别自然有一个自己的方式,甚至他私底下也招揽一些能人,替他收集一些警局所无法触及的灰色地带的情报,同时也利用这些人将一些无用过期的情报出售以换来他人对情报准确度的信任,在获得相应信任后便开始对着几处重点丢出了自己编造的情报。

本是可以一举拿下这个小案件,却没想到自己丢出的虚假情报还能害的Sideways被犯人给关押起来。

“既然有胆量伤害我的人,那我们今明两天就好好交流一下吧。”

能跟着以暴虐出名的Megatron这么多年的人手段自然不会有多么温和,待到情报科几位科员休息一天后回到局内,几位犯人的手筋尽数被人挑断丢在监狱角落。

……

点我上车(´・ω・`)

呜呜呜太好看了!

嵬某人:

#真人世拟人要素##拉郎注意#
是个情头,倒退绘图过程式放图√

过节了就算自己单着我厨的cp也不能闲着!

祝茶碟夫夫七夕节快乐!

胖咧,禁吃了

嵬某人:

是茶碟夫夫日常(?)
B:(摸了一把X)你…是不是最近吃胖了?
S:?????
于是理所应当的被没收了零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