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澈是个🍊

一抹小夹心

【双波】真心

人生第一次对这对出手了。

性格真的是最难把握的一对了。

大概还是ooc了吧,可能看的会很懵吧orz





Soundwave这辈子听过Shockwave说过最多的两句话,一句是与“逻辑”二字离不开的。另一句则是在第二天清晨在人怀里醒来时,对方在自己额头上留下一枚轻吻后压着嗓音好似轻描淡写地说。




“真心是需要用真心来换的。”


“要换多少?”




习惯早起冲凉的Soundwave一只手在头顶肆意揉乱少了发胶固定而显得松软的发丝,随后眯着一双平时藏在护目镜下方的红眸,捏着对方的下巴凑上去回了一个吻给人,起身往肩上披条洗净的浴巾勉强遮去肌肤上密布着的红痕,丝毫不在乎这副模样能给床上躺着的人带来多大的视觉冲击,赤脚踩进了浴室,在浴室门关上前一刻留下了他的回答。




Shockwave撑起身子靠在床头,luo露在空气中的上半身同样有着不输于浴室内那人身上数量的吻/痕,盯着浴室磨砂门透出的模糊身影伸手从前一晚丢在床头柜上的长裤内拿出包烟,未曾点燃的烟散着淡淡烟草味,相比点燃后那一层层白雾来说他更喜欢这个味道,滤嘴被唾液染湿后触碰着唇瓣开始泛凉,他叼着烟支好似叹了口气。




他从和Soundwave滚上同一张床那天就大概猜到了以这位情报官的性格,想要换取一点真心或许比让人背叛Megatron还困难。




每次他说出那句话,换来的都是一样的答案。




多次实验,得出的数据却没有丝毫的误差。




科学家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尴尬的状况,再精密的实验也总会有那么些微的误差,可偏偏面对那人时这些本应是已确定的某种逻辑的问题却好似脱轨了一般。




Soundwave,你跑偏了。




待在浴室内任由凉水冷却自己身上每一寸被床和那人捂得热乎的肌肤,偏生发热的耳根却如何都褪不去温度,仅是脑内浮出Shockwave的面庞便足以让先前流进下水道的水流失去效果,终是放弃对耳根温度进行控制的人关上喷头站在洗手池前,恰巧被洗手台遮去最关键部位的Soundwave隔着镜面上一层水雾看自己的倒影,有几滴水流进双眼模糊了视线。




用浴巾吸去附着在肌肤上的水滴,草草用电吹风将发尾吹至不再滴水,准备套上衣服时才发现自己除了带了条浴巾以及穿进浴室的那条内裤,什么都没有拿,做事向来不曾丢三落四的情报官没来由地烦躁了起来。




Soundwave再清楚不过了,哪有什么“要换多少”,分明是早就已经将全部的真心付诸在房内那家伙身上了。




否则就凭Soundwave在霸天虎的地位要什么样的情人没有,更不用说他还有那张被一些爱好八卦的戏称为“霸天虎三美之一”的好面孔,偏生他就看上了一个最古板不懂风情的家伙。




虽然他和Shockwave实际上也差不了多少。




……




到最后Soundwave也没有做好让人帮他拿衣服的心理准备,想着反正也早被人看光了就随意在腰间裹层浴巾,铺满了羊毛毯的地面逐渐被人脚底未擦去的液体染湿,留下几枚不显眼的脚印,去厨房简单热了杯牛奶的Shockwave一进门就看见这般香艳的场景。




因着人翻找衣柜服饰的动作而踮起的双脚有着漂亮的线条,逐渐移上去的视线看见人腰间松垮的浴巾半遮掩着的臀线,险些崩断Shockwave脑内那根弦的还是布满其杰作的上身,其中侧腰不知何时纹上了一枚纹身,也不知道对方到底为难了纹身师多久才能让“Shockwave”这么长串的英文就仅仅在那一小块地方驻留。




“这套…”对方一如往常的音调扯回了Shockwave的思绪,只见人拿着一套偏英伦风的针织衫认真的比划着,“太嫩了。”




随后又扯出了一条配套的裤子,将视线停在Shockwave身上,虽然语调没有变化但还是能感受到对方尝试着开玩笑的努力,平时很少张嘴的Soundwave不等拿着牛奶的家伙对这套衣服有什么评论,就又吐出几个字。




“直男审美。”




买下这套衣服而且迷之自信送给了Soundwave的直男审美先生第一次有点明白Starscream老是和情报官作对的理由了。




虽然这套服饰与情报官平时穿搭风格完全背道而驰,但挡不住人突出的颜值强行压下了那抹违和感,套上如此少年感衣服的人接过Shockwave手中温热的牛奶,将杯内液体饮尽后在唇边留下一圈白色奶渍,Soundwave没有拿手帕拭去奶渍,似是因为穿上减龄服饰带来人难得的行为,反而伸出了粉嫩舌尖,还未继续做出什么举动就被人温软的唇瓣盖住。




奶香在两人口中泛开,Shockwave从人衣服下摆伸进只手,在人腰侧纹着纹身的大致位置上抚摸着,似乎在确认着什么。




“真心是需要用真心来换的。”


-换多少?




Shockwave松开人,脑内已经想象出对方的回答,还未拉开距离的头部使得他口中的热气皆喷在了Soundwave脸上,对方很少做除了微表情的脸上表现出了淡淡的笑意。




“全部。”




突来的直球猛然撞上科学家心里最柔软的地方。




-这次的实验符合逻辑。




call爆啊

嵬某人:

#多字介绍#
p1情报科拟兽化。
借了亚豹科和亚猫科因为舌骨构造不同而发声不同的梗。
(左→右)
破坏者狮子,冲浪板眩晕黑豹,路障老虎,边路雪豹,迷乱幼狮,萨克幼豹。
据说雪豹咬自己尾巴有安慰情绪的作用。
p2,3重绘
是三月份画的犬系上海组和十月份画的猫系上海组

毛茸茸好文明啊!

想问问有人扩列的嘛zZ

【茶碟】难以入口

不知道会不会被屏,试试吧。




Sideways最近有些分不清梦境和现实。




脱去西装外套搭在右小臂上,仅穿着西装内的小马甲,曲线足够好的身材并不会被那小内衬给绷到,一头精心打理过后的银发梳至后脑将线条漂亮的侧脸勾勒出来,手里晃着高脚杯内的香槟站在酒宴里,本应是极为如鱼得水般的场合却因为手中那杯香槟过差的质量而将情绪降到了底端。




偏生那些人为了攀上Fallen这条线不断凑过来敬酒的动作使得Sideways只能不断将杯中那味道极差的酒抿了一口又一口,逐渐垂下的眼帘勉强遮去了人眼底的不耐,却在下一秒看见了站在Megatron身旁那位给他留下了推荐信后便再也不见身影的男人。




比起之前那一副吊儿郎当看起来完全就是哪条小巷内躲着的混混模样,此时一身正装身子挺立嘴角还勾着一抹笑容的人抬手将方形杯内的小麦色酒液尽数吞进了腹中,一副禁欲系的模样简直让Sideways恨的牙痒痒。




小少爷的脾气向来是被Fallen宠出来的,面对曾拔屌无情的男人自然是不会忍着那一口气,气势汹汹就踏着步站在了Barricade正前方不远处,还未来得及从脑内词汇库提取一些词语来将男人叫过来,就见对方凑近Magetron说了什么然后朝着自己走了过来。




“多谢。”Barricade站到人面前,将自己手中的空酒杯与Sideways手中的香槟换了一下,随后也不顾已被人喝去了一小半的酒液,像是喝啤酒般一口便将高脚杯内的液体饮尽,“小少爷眼力跟不上舌头啊。”




带了点调侃意味的话语很明显的吐槽了Sideways对酒的挑剔却没有相应的眼力来挑中好酒,瞬间就踩到了Sideways的怒点,但还没对着人发脾气就已经被对方吻住了嘴。




“这样喝就没那么难以入口了。”




对方说这话的时候嘴里泛着淡淡的酒味,莫名就染红了Sideways的面庞。




……




“是傻么?”Barricade抽去Sideways手中捏着的酒杯,将那味道实在难以入口的酒液一饮而尽,随后放在Sideways手中的是一杯泛着紫红色的酒液,香气较Sideways之前手中那杯酒更为浓郁,且色泽看上去便足够吸引人。




Sideways看着对方手臂上架着的西装外套,身上仅穿着小马甲的自己手中却并没有西装的外套,显然对方手中那件便是自己的,自己仍是像曾经那样无法仅用眼睛便分清酒的好坏,也仍像当初那样由对方喝下那质量过差的酒液。




有些分不清过去与现在的Sideways抿了口手中那杯酒液,足够香醇的味道一入口便足以制服他那挑剔的舌头,随后一个吻就直接压了上来,浓郁酒香在两人唇间泛开,但却激着Sideways清醒了过来。




无论是当年的自己还是现在。




不管身份是小少爷还是间谍,他对酒的分辨能力还是只有靠舌头,而会为他差眼神买单的仍是Barricade。




“下次不用特地带自己的酒了。”Sideways扯住对方开了枚扣子的衣领,吻上对方的唇瓣,“这样喝就没那么难以入口了。”




跟风

魏琛的太太阿馥:

海胆_:

关种好奇

泽寰阿姨:

同好奇,回归工作加卡文需要一些新的虚荣心OTL

ice hole:

突然诈尸 也跟个风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我、我也想知道……

竹染轩阴:

跟风 渴望知道

封面图源 @嵬某人 


词条里说sideways是堕落的嫡系手下,所以私设成堕落家小少爷x

等我学生会纳新完…

我就更文(不你别立flag

call爆!!!!

嵬某人:

画着玩的情报科科徽。
顺便试了下做水印的效果。

沙雕图弄上水印也变得正儿八经了唉(?)

啊啊啊啊啊啊

嵬某人:

#真人世##我流拟人注意#
久违的画了师徒。
师徒真好。

p2.3电影截图。这段二对二打虎子的我真的刷爆。
p4.5漫画截屏。师徒斗嘴真的太可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