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sensen

一抹小夹心

哈哈哈哈哈哈

嵬某人:

双重路障双重保障!!!

立即预定免减百分五十

【拖孩】看门狗

好久没写真人cp了,就当是复健了。

文笔极差,ooc慎入。

无剧情,就是爽文。


千年老吸血鬼云x未成年小狼人赫

有ABline兄弟向。





哥特式的建筑在月色照耀下总是泛着一丝诡异的色彩,更不用说在蜡烛顶上雀跃的火焰照射下突然间多出的几个人影,若是鼻子够灵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当然,这不是可怕的杀人现场或是别的什么,仅仅是一些活了上千年并且处于无聊状态的一群吸血鬼难得的聚在了一起。




“钟云啊,怎么不试试?”身为房主的金希澈见这位很难约出来的弟弟正晃着高脚杯内的血液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连因为渴望吸血而探出的獠牙抵在嘴边将唇瓣压出了一道红痕都不曾将注意力分散出一点在这新鲜的液体上。




“今天是满月。”金钟云晃着酒杯的手在他得出这个结论的同时便停了下来,鼻尖凑到杯口感受那扑面而来的腥甜味,仰起头将那液体一点点顺着喉部吞了下去,被血液染红的唇瓣让他此刻勾起嘴角的模样又添上几丝魅惑,一双因吸血而隐隐切换成红色的眼眸把视线定格在希澈胸前鼓起的那团东西,“这血液是上品,哥有心了。不过,哥今晚突然开聚会是为了什么?”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敏锐啊。”金希澈本裹得厚实的棉衣里突然钻出了一只奶猫,虽仅仅是只幼生体,但那双眼看过来的模样和金希澈就像是一个模子印出来的一样,“希范,这是你钟云哥哥~”




“……”他就不该认为这个思想跳脱的哥开聚会会有什么正经理由。在猫的头部轻轻揉了一把算是表示了对希范的友好,随后便放下了手中已经空了的酒杯,“我家的宠物还没喂,先走了。”




和金钟云虽然也有段时间没见面,但却不影响金希澈对这个弟弟的了解程度,看上去一副难以接近的模样实际上心肠软的简直就不像一只吸血鬼,生怕见到那些存活岁月极短的可爱生物离去会难过更是连过多的接触都不愿意接受,这时候说起家里有只宠物勾起了金希澈本就满满的好奇心。




……




被铁链扣住脖颈的李赫宰被逐渐升起的月亮打下的光逼得近乎疯狂,睁着一双瞳孔闪着绿光的眼眸不断地蓄力起跑试图挣开这束缚他行动的物什,只是不知道那该死的吸血鬼到底对这条铁链做了什么,他从金钟云离开时就开始破坏这处限制住他行动的地方,可连他幻化成狼形时的爪子都已经开始渗血却也仅仅只是扯出了一道裂痕。




此时他的脑内已经因为乌头草的盛开而混乱不堪,在失去知觉前一刻他狠狠将头撞向一旁的墙,随之是身上属于金钟云的衣物在其巨大狼身显现出来的瞬间便被撕裂掉落在地面上,低下头用那湿润的鼻尖闻了闻那件碎开来的衣领,因化身成狼而更灵敏的嗅觉清楚的闻到了上方的属于那个家伙的味道,似乎对金钟云的嫌弃已经深入骨髓了,鼻腔猛地发出一声类似“哼”的声音,利爪一把挥开那些碎料,一副气势汹汹地仰起头朝着圆月嚎叫了起来。




“希澈哥。”金钟云侧身挡住了金希澈下意识就要攻击过去的动作,丝毫不顾那只巨大的狼已经挣脱开来他之前做了点手脚的锁链并且在他的住所肆意搞破坏的举动,低沉的嗓音带着的笑意就好像只要李赫宰愿意,这整栋别墅被碾成废墟都无所谓,“只是只宠物而已。”




“只是只宠物?你知不知道我们吸血鬼和狼人是死敌,这只狼要是成年了你还能保证制得住他吗?”


“大概吧。”




金希澈不想说话,这哪是把这只狼人当宠物养,分明是拿命宠。




“赫宰,过来。”金钟云见自家哥哥没有再对李赫宰表现出特别浓的敌意,这才离开金希澈身边踏步走过去停在那只狼前方不远处,像逗弄只小狗一样半蹲下身子,随后就被那只巨大的狼扑了个满怀,金希澈看着那张血盆大口马上就要咬上自己弟弟,连心理准备都来不及建起就看见狼滴着唾液的舌尖往人脸上舔了几口。




好吧,这是双箭头。金希澈瞥了一下两个种族分明是死敌的家伙现在黏糊的像是看不见别人一样,觉得他因为好奇跟过来之后涌起的担心都可以当屁放掉了。




自从被抓到这里之后就再也没有感受过因满月影响化形回去的人此时仍是昏昏沉沉控制不了身体,金钟云那双手抚着李赫宰脖颈处的茸毛,和犬类有着一样的属性的生物向来受不住这般温柔的抚摸,没过多久就安安静静趴在人身上闭上了双眼。


啊,好重。金钟云侧过头不让狼鼻腔喷出的热汽影响到自己,眼神督到停在自己脸颊旁的爪子底下的肉垫下意识举起手在上方轻轻捏了一把,相比猫科的柔软来说多了点因奔跑生出的磨砂感的肉垫反而更让这只老不死的吸血鬼喜欢,这让他也难得的不计较这位狼人先生将他压在身下一晚上的事。




当第二天李赫宰醒来的时候便发现自己一如既往地以全/裸的形象缩在金钟云的怀里,甚至人中处还被那人的手指时不时就抚上一把,看着那张除了嘴唇便毫无血色的脸,不得不承认吸血鬼这个种族天生就全都是拥有这种漂亮脸蛋的幸运儿。




“很好看?”低音炮划开了空气中的安静,那双在晨间来不及幻成黑色的眼眸此时布着的猩红色间带着丝笑意,本停留在李赫宰人中处的手滑向人的后脑,在扼杀住李赫宰逃跑路线后吻上那张因吃惊而微张的嘴唇,“早安,赫宰。”




“好看。”李赫宰也没有吝啬自己的赞美,抓着对方的睡衣领口仰着头主动地给人回了个吻,“昨晚为什么给我带铁链子?”




“昨晚去参加了希澈哥的聚会,推不掉。”李赫宰听到这句话眉头一挑,也不闹腾什么,就静静等着看对方到底怎么圆回来,“家里没有仆人,若是我出门了一些东西的安全没法保证,就想着。”




“留只看门狗在家吧。”


“我是狼。”




金钟云没忍住笑出了声,一如既往中气十足的笑声非常容易让人破灭了他身为吸血鬼贵族的印象,如果李赫宰不是他读作宠物写作对象的人的话,这只未成年狼绝对毫不犹豫就啃上对方的脖颈给这位死敌吸血鬼来个爆头。




“赫宰。”


“嗯?”


“你什么时候到发qing期?”




李赫宰不知道第几次这般想,他当初绝对是瞎了眼才会看上这个死敌。




“赫宰,快点成年吧。”


“哥为什么总那么着急啊?”


“憋着难受。”


“金钟云我们还是分居吧。”




写部门稿件的时候满满的cp脑,差点写成盾冬了。

占tag致歉!

我好想扩tf厨啊!大家康康我!

留名的人抽一个给免费写篇小同人呀!!!!

欧相好甜啊,我想…(不你不想

【盾冬】这个配角撂挑子不干了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没更了…

开学了以后部门的破事好多啊,最近差不多要轻松一点了大概……

大概快要完结了(结果还是变成短篇了啊



第七章




自从分手后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并且把全身心都投入了Wakanda的接下来发展的好国王根本就理解不了Bucky这种自信的理由,只是Bucky此时嘴角勾起的弧度毫无疑问就是和见到现实世界里那位Steve一样,前九头蛇特工先生根本抑制不住他的笑容,若不是手上仍在发力压制着Erik,哪怕这人直接冲出去丝毫不顾忌Wakanda人民对白人几乎是摆在明面上的那几分敌意,T'Challa表示他也不会感到奇怪。




“Captain,我觉得这里不是你能随便来的地方。”




T'Challa崩着张脸,与Steve身高相差无几的人散发出的气场几乎是在对方暴露在自己视野的瞬间就对在了一起,站在边境的几个守卫能清晰感觉到被压制住连对抗心都升不起来的压力感,只能利用手中的矛努力撑住即将被这股压迫感压至弯曲的脊背。




“是我太过鲁莽了,王子殿下。”Steve下意识收回了自己身上难得没抑制住的战意,他知道自己现在很不正常,他做出这些冲动且毫不顾忌后果的事的时候要么是身边有Bucky的陪伴,要么便是原因是Bucky,但偏偏却又甘之如饴。




为了以最快速度到达Wakanda的他开着Clint的车径直闯入复仇者大厦,随后一点情面也不留地黑了里面一架昆式战机,被限制了大厦权限的他逃过了Jarvis派出的一波妨碍顺带反击后算是拆去了大半个楼,并且预防Tony的追踪他在快接近目的地时便一把将昆式炸毁。




可以说这次他的举动是鲁莽到直接将所有的后路都抹去了。




T'Challa抬起手示意守卫将防护罩开了个小口算是答应放行Steve,只不过Steve尚未踏进这片领土身边便有一个速度极快的人猛地顺着小口钻了进去。




雇佣兵。




T'Challa还未出手挡住对方,便听到盾牌撞至肉体上的闷响以及那名被队长先生打的不知断了几根骨头的雇佣兵发出的惨叫。




躲在暗处的Bucky看到那名雇佣兵不多不少正好就倒在自己脚边的躯体,以及在阳光下反射着金属光芒的盾牌就倒在一旁,眼角勾出的线条代表着他此时的心情愉悦的不行。




T'Challa瞥见Bucky此时笑的如花一样便知道继续装没有藏匿人的行为是坚持不下去了,目标人物都完完全全被对方给发现了还藏匿个什么。




“Buck…”Steve在见到从阴影处走出,腰间刻意撕裂开的衣服还裹着厚厚一层纱布,唇色仍有些苍白的家伙,愧疚感和心疼交织在一起溢满了他所有情绪,一时冲动跑来找Bucky的他此时面对这个心心念念的人甚至不知道从何处开始述说他的想法。




“我在这里,Steve。”




这是什么爱情片吗?T'Challa在思考这两人是不是下一秒就要开始加快脚步然后抱住对方来个深吻,虽然这事在另外一个世界无疑是个日常任务。




但最终两个人仅仅只是抱住了对方,千言万语似乎就在这瞬间被叙述完了一样。




就像只要Bucky安然站在他面前,Steve便可以为他与世界对抗一般;Steve一句简单的话语就可以让Bucky原谅对方,或者说他从未怪过Steve。




……




这他妈发生了什么?!




Steve在Wakanda早已习惯了拥着身边的人睡觉,长时间的相处让他对Bucky哪怕是气息的变化都能在瞬间反应过来,更不用说此时Bucky身上猛然间剧增的戾气。




他侧过头躲开了Bucky险些砸到自己面庞处的拳头,分明早就习惯了单手生活的人此时却因着击打的动作而稳不住身形,虽然对此时的情况有些不明白,但Steve还是伸手将站不稳的人拥入怀里。




“Bucky,冷静。”




足够温柔的亲吻停留在Bucky的发顶,尚带着一些低沉的嗓音含着满满的爱意包裹住Bucky的全身,就好似一个口令一般就这样让人停下了所有的动作。




Bucky不知道为什么前两天还围在Mary身边的家伙这时候对自己的态度温柔到这种地步,但他这具莫名缺了左臂的身体对对方的怀抱升不起一丝反抗的想法。




“告诉我,你梦见了什么?”Steve见人已经安静下来,将人重新带着躺回床上,在布着浓密胡子的脸庞上一下一下地印上亲吻。




“Mary…”Bucky才吐出那个名字心里就酸涩的不行,被九头蛇又接连洗脑了几次的思绪暂时还似团缠在一起的棉线,费尽心思想挣脱却反而连线头都不曾发现,他猛地伸手压制住Steve的后脑,对着那张似乎还想说些什么的嘴印上一个吻,随后靠着身体的本能用舌尖缓慢探入对方的口中,才与那人舌尖触碰到便被Steve反过来抢过了主动权。




两具逐渐贴紧的身子让屋内的空气顿时被一股暧昧充斥,只不过与闭上眼被迫沉溺在亲吻当中的Bucky不同的是,Steve缓慢睁开了双眼。




他很清楚,和他亲吻的这个人。


既是Bucky,却也不是他。




排除了一系列的可能性,他将视线停在桌上倒扣着那本小说。

嵬某人:

#我流拟人注意#

X星复仇者势力登场!!!

实际上是靓仔出街。

睡醒发现老爷子就这样离开了。

挺难受的,一个时代渐渐的结束了。


嵬某人:

#真人世#我流拟人注意#私设注意#角色死亡#多字注意#

“我永远也等不回团圆的那一天。”
“这杯酒,就不喝了吧。”
------提句 @傅澈是个🍊

非常喜欢虎子们,并且我本身也是略念旧情的人。
私设情报科一共七个人。
实际真人世里面直到变五最后活下来的只有路障一个。

p1是基于情报科的美好臆想
p2是基于真人世里角色死亡的致死处
(变一眩晕,迷乱,变二边路,破坏者,萨克巨人,冲浪板)

战火无情,已来不及缅怀。
All Hail The Deceptiocon!!!

嵬某人:

朋友给的梗√

饲主BarricadeXSideLeopard(豹科的意思)

正经茶碟已经画得少了(心虚)完全沉迷各种人外au
沦陷于豹的可爱我只想吸豹啊啊啊啊啊啊